兩會新聞
航空界兩會代表委員答記者問

  360截圖20190313114010781

嶽書華 攝

  3月7日,航空工業邀請部分出席全國兩會的航空界代表委員,舉行了媒體見麵會,全麵介紹代表委員提交的有關航空工業發展的議案、提案和建議,並回答了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日報等多家媒體記者提問。

  航空強國:新時代 新未來 新舉措

  記者:我想問兩個問題。一是去年全國兩會,您在代表通道上曾經提到我們正由“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邁進,請問您心目中的航空強國是什麼樣的?第二個問題,我們關注到航空工業提出了新的發展戰略,能不能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新戰略提出的背景,以及新戰略的主要內涵。

  楊偉:我的理解,航空強國,首先軍機得有強大的戰鬥力,要能在世界舞台上或者在若幹個戰爭中體現出強大的力量,而不僅僅是在航展上。

  第二,技術本身具有極大的引領性。技術要往前發展,大家會跟著你走。你不會跟著別人發展,而是你發展之後使別人跟著。至少你的方向是對的,而且是走在別人前麵的。

  第三,軍民融合一定要做實、做強,軍民融合作為國家戰略,特別是對於搞軍工的來講,如何正確認識並全力推進,現在這個題還在“破”的過程中,要真正實現“軍寓於民、民寓於軍、軍中有民、民中有軍”的體係。

  關於新戰略,黨的十九大明確全麵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及其“兩步走”戰略安排,根據國家大的戰略部署,集團公司也確定了“兩步走”戰略:到2035年基本建成新時代航空強國,航空工業成為世界一流航空工業集團;到本世紀中葉全麵建成新時代航空強國,航空工業成為具有引領全球航空產業發展的能力的世界領先航空工業集團。大的戰略目標有所變化,執行戰略就會有所變化。這次集團公司提出了“一心、兩融、三力、五化”新戰略,我覺得有一條很突出,就是航空工業之所以存在,它的根在於航空報國和航空強國。報國是一種情懷,強國是目標,也是途徑。“兩融”本身就是現在發展的新戰略,其中產業融合也是航空工業轉型升級發展的重要方向。“三力”是指領先的創新力、先進的文化力、卓越的競爭力。“五化”是集約化經營、精準化管理、市場化改革、體係化發展、國際化共贏,也是支撐新戰略要采取的具體舉措。總之,新的戰略就是立足新時代、麵向新未來而采取的新舉措。

  “梟龍”將實現更強的信息化

  作戰能力和更強的武器能力

  記者:近期很多人將目光投向了“梟龍”,請問最近“梟龍”有沒有新的改進型號?下一步的發展規劃是什麼?

  楊偉:“梟龍”目前正在進行第三批研製,各項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執行中。第三批會在“梟龍”飛機機體平台上實現更強的信息化作戰能力和更強的武器能力。因為我們積累了多年經驗,第三批“梟龍”研製和批產同時進行,就是批產過程中研製、研製過程中批產,整個生產線不斷線。

  點線連日月 刀鑽刻時光

  記者:五年首飛,八年交付,運20研製創造了中國速度,加速度走出我國自主創新研發大飛機的成功之路,哪些因素撐起了這樣的跨越發展,如果能夠透露的話,未來還將有哪些動作?

  唐長紅: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問我,運20飛機研製確實創造了奇跡,但並不是因為我們有什麼比別人更能偷懶、更能節省時間的辦法。大運的研製過程確實是非常艱苦的過程,對我們的技術積累,包括我國的工業基礎,在很多方麵都是一種挑戰。

  我覺得有幾個方麵值得一提:一是有賴於航空報國的情懷。運20團隊成員擁有航空報國的滿腔熱情,大家都希望在這個型號研製過程中發揮出自己應有的才能和智慧,希望能盡快把各個方麵的研究成果、各行各業的研究成就彙集到運20上。

  二是有賴於智慧的應用。比如采用了虛擬設計和試驗技術、大零件的3D打印、幾十米整體壁板的噴丸成型等很多新的辦法、新的管理措施、新的工藝和技術,使得飛機在研製起點上就有所進步。

  三是有賴於大協同。航空工業主導的產品帶動了國家很多行業的發展,包括航空、航天、兵器、電子等方麵,也反映出大家的大協同、大情懷、大奉獻。我曾經說過一句話,點線連日月,刀鑽刻時光,每個點、每條線都是大家夜以繼日畫出來的,每一刀、每一鑽,記載著研製的時光。在這過程中我最感動的是大家腳踏實地的奮鬥精神,非常感激研製全線所體現出來的勇於攀登的精神,非常感謝大家夜以繼日的辛苦工作。今天回頭來看,從日曆上我們用了五年時間,但實際從工作上來說遠遠不止這五年。對於這樣大的工程,我們無法投機取巧,必須紮紮實實去做。

  運20可以是個公用平台,在實際應用中能夠衍生為各種各樣的飛機。目前運20已正式批產,在部隊按計劃進行高強度的常規訓練,也在按計劃發揮平台的作用。

  未來直升機實現

  40噸以下全覆蓋

  記者:關於大力發展民用直升機產業的建議,國產直升機整個產業下一步怎麼發展,宏觀布局是什麼?

  吳希明:航空工業直升機目前已經形成比較完整的研發、生產、配套體係,能夠做到軍民結合、一機多型、係列發展。按照集團公司的戰略部署,到2025年,直升機的發展要能夠對標國際先進直升機,通過迭代升級,具備較強的市場競爭力;直升機產業按照市場化研發體係、關鍵技術研發製造來進行。到2032年實現40噸以下全覆蓋;民機形成全麵快速客戶化改裝能力,形成一機多型,全麵適用。你要什麼直升機,我們都有。從技術本身,不光出產品,我們還提供技術配套,做到沒有短板。

  記者:最近俄羅斯媒體說,正在發展40噸級的重型直升機,會簽署相關協議。在中俄聯合研製重型直升機這方麵有什麼能透露的嗎?

  吳希明:重型直升機是雙方戰略合作的一個載體,是民用航空領域很大的項目。事實上,我們跟俄羅斯的談判進行了很長時間,在技術、管理、商務等方麵都達成了一致。

  通用航空將是經濟發展新動能

  記者:您在建議中提到,將通用航空產業打造成經濟社會發展新動能是基於什麼考慮?

  樊會濤:細心的記者應該發現了,這個建議我是年年提。這幾天代表都在熱議2019年中國的經濟情況,共同的感受是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巨大,可以說壓力空前巨大。大家都在找發展新動能,讓經濟發展起來。我個人認為,通用航空產業極有可能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能,盡管發展緩慢,但我一直看好它。

  通航產業屬於高新技術、新興產業,也是綠色環保的,符合我們新的發展理念。我們的通航產業和美國基礎數據上的差別非常大。美國是世界上通航產業最發達的國家,其通航產業每年產值1萬億元左右,對經濟發展形成了強有力的支撐。我們現階段有數據顯示,國內中產階級已達到2~3億人,老百姓已經具有了通用航空的消費能力,如果通航消費能夠釋放出來,空間是非常大的。

  目前通航發展緩慢,我認為原因主要是這三個方麵:第一,按照目前民航的做法搞通航,門檻太高,成本太高,通航產業運營困難。第二,飛機飛不起來,落不下去。飛行便捷是通航的主要特征,低空空域不開放,就飛不起來;落不下去是通航機場數量太少。第三,通航消費需求還沒有有效釋放。

  為此,今年我重點提了三點建議:一是建立相對獨立的國家通航運營管理體係,要符合通航規律的做法搞通航,按通航的客觀規律辦事;二是建立中央和地方分類的空域管理體係;三是在通航最困難的時候政府是否能進行一些采購,政府幫一把,加速通航市場規模化。

  給科研人員鬆綁

  記者: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9年要加大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支持力度,要進一步提高基礎研究項目間接經費占比,還要開展項目經費使用“包幹製”改革試點,您認為這些舉措對促進科技創新會有什麼樣的積極作用,您對這項改革試點會有什麼期盼?

  李誌強:當天聽到政府工作報告中這段內容時,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去年我做了一個這方麵內容的提案,提了兩項建議:一是提高基礎科研類科研項目的間接費用的比例,二是取消科目限製,就是要求打醬油的錢可以買醋。李克強總理的報告裏不隻是在這兩方麵有了陳述,而且還提出了“包幹製”,提出要賦予科研創新團隊和領軍人才在經費上更多的支配權以及技術路線上的決策權。

  關於間接費用的比例問題,就是對基礎類科研項目裏人的作用的認識問題,因為間接費用主要用於人的勞務支出,以及管理費。我國基礎科研項目有過一次改革,提高了一定比例,但是大部分科研渠道現在執行的是15%,美國和歐洲基本是30%~50%,大家就可以看出區別了。提高這個比例對鼓勵更多優秀科技人才投身科學研究工作方麵有作用,也鼓勵更多年輕人投身於科研事業。

  關於取消科目的限製,那就是賦予科技人員更多的權利。因為我們使用中央預算進行科學研究的時候,都是先報計劃,批準以後再執行,對於科研類項目的未來具有不可預見性。這次取消科目限製,把權利賦予科技人員,實際這是政府履行“放管服”的改革方向,也是科技體製改革非常有利的措施。這兩條在科研係統、高等院校、科學院、軍工科研事業單位裏已經是很多年的訴求了,這次政府工作報告裏能夠說得這麼明確,對激發科技人員的創新熱情、擴大和維護這支隊伍都將會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我們也期待著各有關部門能夠在具體的科研項目管理辦法中落實提高間接經費比例,以及取消科目限製這樣的措施。(薑春豔 薑坤英 劉文波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