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新聞
運20總師麵對麵:交付部隊 僅是第一步

  2016年7月,運20正式列裝空軍航空兵部隊。5年實現首飛,8年完成交付。運20的研製曆程也創造了中國製造的中國速度。自運20大型運輸機進入公眾視野以來就被持續關注,大家就非常想知道“胖妞兒”的表現如何?運20之後還有什麼機型?總設計師唐長紅現在在幹什麼?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運20總師唐長紅先後接受了央視《東方時空》、《中國航空報》的采訪,一一回答了大家的關注點。

  《東方時空》兩會麵對麵,唐長紅運20研製並沒有結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飛機交付部隊,僅僅是它的第一步,它要完成很多試驗,有一些我們叫“科研試驗”,有一部分叫“鑒定試驗”。

  問:什麼叫科研試驗?什麼叫鑒定試驗?

  唐長紅:科研試驗就是在研製的過程中對設計的指標、參數進行調整的一個過程。

  問:這個不是在試飛階段就在試驗嗎?

  唐長紅:試飛階段依然在進行,試飛的前期叫科研試飛,科研試飛包括有一些參數調整等等,後期叫鑒定試飛,鑒定試飛要滿足當時提出的一些需求、要求。因為飛機試用過程中,還是比較複雜的,要能夠靈活運用,那還要經過一個過程。

  問:那這跟您設計師還有關係嗎?

  唐長紅:有啊,要不斷地對部隊所提出的一些需求進行一些更改、完善,從用戶的角度上真正要對它滿意,它要經過一定試用才行。這個飛機從交付部隊以後完成了很多實用的試驗,像運載、空投、空降。確切地說,這麼幾年來,不光飛機的表現、試驗的成果,確實從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軍的士氣。

  問:咱們能做到批量生產了嗎?

  唐長紅:批量生產了。

微信圖片_20190314091527

  唐長紅接受央視《東方時空》采訪

  我們永遠都在跳起來,去夠那個蘋果

運20

運20

  2007年6月,運20大型運輸機項目正式立項,作為國家的大飛機工程,運20的研製雖然是起步晚,但是起點高。在設計之初,就提出了“30年不落後,50年可用”的要求。

  科學技術發展是日新月異的,怎樣確保運20技術的先進性?唐長紅這樣說:

  我們永遠都在跳起來,去夠那個蘋果,我們不能坐在地上去撿蘋果,更不能站起來伸手就夠得著那個蘋果。由於畢竟你做出來的飛機,可能幾十年以後才要使用的。今天看到的技術,可能明天就是落後的。今天你很容易拿到的一些技術,明天可能就是遺憾。

  問:不存在的一些技術和材料,你必須得想到,設計在飛機裏,然後未來的過程中,確保它能用上,你們怎麼能做到這個?

  唐長紅:所以對於研製人員來說,他所具有的知識,他對現狀的了解、對發展前景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不是我今天能幹什麼,而是我所在幹的這些東西,能夠進步到什麼程度,能夠落後到什麼程度。對於飛機設計這樣的工作來說,首先是研究,然後是設計。設計僅僅是研究的一個過程。

  問:一定要有預見性,很可能你現在的技術達到的,等你用的時候就大大落伍了。

  唐長紅:科研沒有多少捷徑可走,沒有誰願意把它更先進的東西拿給你來做軍用,所以對軍用來說、對於運輸機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是自主的要求。沒有哪一個對抗的國家,願意把它的先進武器給你,讓你跟它來作對。

  問:目前我們國家工業材料方麵是一個短板,但是飛機恰恰是對材料的要求特別高。

  唐長紅:這架飛機的設計過程中,拉動了我們國家在航空材料的很大進步。確切來說,到目前為止,這個飛機所用的所有的大型材料,我們都自己可以生產。伴隨著這個飛機的研製,我們專門有一支材料的研製隊伍。一架飛機,它不僅僅是一個型號,或者是一型飛機,更重要的是,它帶動了相關的行業,相關的一些技術的進步。

  問:國家把這個任務下達給你們,你們在設計研發的過程中,其實也把這些任務,等於分解了,又給了這些相關的研究部門,比如材料。他們的研發速度必須得跟上你們。否則的話,光有想象它做不出來。

  唐長紅:是,從我個人角度上來說,我覺得也非常幸運。幸運在這麼一個時代,幸運有這麼一個群體。像這個飛機從一開始規劃,六個大的領域、400多項關鍵的技術,都陸續攻破。

微信圖片_20190314091614

  唐長紅接受《中國航空報》采訪

  運20的研製使一大批年輕人成長起來

微信圖片_20190314091619

  唐長紅說自己經曆了和老一輩總師們共同作戰的過程,經曆了和同年等歲的總師們一塊兒奮鬥的過程,也經曆了和年輕總師們努力的過程。

  年輕人要大膽地用!我看這些年輕人都比我們年輕的時候能幹,都比我們年輕的時候學得更多,都比我們年輕的時候具備的條件更好。

  對於年輕人,關鍵要把他擱到崗位上,給他施肥澆水,不能老等著一個苗子在那個地方長高了長好了再移到另一個地方去。對年輕人來講,用就是培養!

  唐長紅認為人才成長的過程是從認知、到認識再到自信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要為其建構認知的階段、要構造認識的過程,而且要給他一種能夠增強自信的環境。

  我們不能等待需求,而要創造需求

微信圖片_20190314091623

  如果沒有天上的飛鳥,你不會想起做一個風箏。如果沒有風箏,你不會想起來做飛機。做風箏絕對不是軍人想的,做飛機也不是軍人想的,但是軍人是最早應用的。

  技術推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但推動著裝備的進步,而且推動著裝備的創生,生成新的裝備。有一些需求是創造出來的,不是市場需不需要,是你能不能讓市場需要。

  我們應該有一些描繪航空前景的群體在。

  問:困擾在哪裏?

  唐長紅:思想。

  我好像也在這個禁錮之中,我覺得我們應該目標更大,應該胸懷更大。太空、航天有很多想象;遠海、深海,國家有很多部署;航空,我們應該有更大的前景。

  航空是一種品質

微信圖片_20190314091643

  去年,唐長紅就在全國兩會上建議改進和提升航空安全。他在今年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在認知安全、管理安全、技術安全和質量安全中,質量安全是底線,我們要把航空安全提升到認知的高度上。

  如果說航天在科學探索上更敏感,航空在品質追求上應該更高尚。航空產品本身就是一種品質製造的代表,它應該更安全、更可靠、更先進。

  唐長紅希望發揮發適航體係的作用,構造一個被公眾認識、被權力部門認可、被技術員尊崇的法規,從而塑造航空品質。

  目前各級都注重建立標準,而沒有建立國家體係,這是一個很大的痛點。

  有很多東西是我們失敗不起的。

  我們一定要把通天的樓梯搭起來,雖然我們沒上到雲層上,但是我們一定知道我們有這樣的樓梯能上到雲層上。